流年不爱说话

把自己放低

那些我从未对你说过的话(快新)

人物属于73,ooc属于我。

作者又一瞎扯垃圾“力作”。

今天的快新,依旧如此虐狗美好呢(蜜汁微笑)。


工藤宅门前的信箱上,不知什么时候,悄悄地被人放上了一朵花。


那是一个和平时别无二致的凌晨,工藤新一结束了一起连日来通宵处理的案件,带着公文包回到家中。拿出钥匙的那刹那,他突然看见了信箱上那朵娇小柔弱的深蓝色的矢车菊。


工藤新一疲惫不堪地吐出一口气,某些因为忙碌而呆滞的神经在此刻却莫名地欣喜起来。他换了另一把钥匙,打开信箱,在杂乱无章的各式信件中细细翻找起来,最后总算发现了静静躺在箱底的一封白色的信。


信是从海外寄来的,难得的是,这次信上并没有什...

卑劣与爱情(快新)

花吐症老梗,作者私心改了一些设定:得了花吐症不会死,但是如果三个月之内不能和喜欢的人两情相悦,最后一天身上的某一处会长出一朵花,随着花的消失,就会慢慢忘记自己喜欢的人,然后症状自动消失。

接近对方症状会减缓。

花吐症会传染,只要接触到别人吐出来的花瓣,在一个礼拜到半个月之内也会出现类似的症状。


注意:渣文笔。

          ooc有,大大的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老套的双向暗恋故事。...

二律背反(赤黑)——番外2(h)

番外2(有h啊同志们,悠着点进)


大概是因为香水的缘故,赤司身上总是浸着淡淡的木质香味,初闻是苦涩中带着些许清冷的,然而闻多了以后,就会觉得那是一种很沉稳温暖的苦调,苦而不涩。


每当拥抱的时候,那香味仿佛可以化作实质,哪怕闭着眼睛,也可以凭借那股独特的香味流畅地勾勒出赤司的眉眼。


有一次和小野田谈起香水的时候,黑子状似无意地问他,自己曾经戴过的那条围巾上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的。


“围巾?哪条围巾?”


“上次你说上面带着香水味道的那条围巾。”


“啊......我想起来了,超苦的那个味道?那个是雪白龙胆——不过我说句实话,你一点儿也不适合那个,三十岁以下的男人最好别...

二律背反(赤黑)——番外1

番外1


红灯亮起的时候,黑子在十字路口看到了一束玫瑰花。

那是一大捧生机盎然的的玫瑰花,包装精细而又不落俗套,即使在昏暗的天色下,也带着近乎灼伤眼睛的鲜红色,一个穿着白色蕾丝裙的长发女孩紧紧捧着它,站在黑子的旁边等绿灯。黑子转过头,借着路灯的光亮,很容易就看到了玫瑰花瓣上残留的露水微微抖动,冲淡了玫瑰本身的香气,靠近花萼的枝干附近,上面的尖刺被拾掇得干干净净。

黑子收回视线。

绿灯亮了。

下班的高峰期,东京狭小的街道被来往不停的人流量挤得满满当当,黑子慢慢走在那个女孩子身后,看她艰难地护着玫瑰,穿过汹涌又沉闷的人群。饶是如此,还是有几片玫瑰花瓣经受不住挤压,沿路掉落。

黑子停下脚步,鬼使神差地捡起了其...

二律背反(赤黑)——20(完结)

第二十章


最后赤司还是没能和黑子一起过圣诞节,公司之前的一个大项目渐渐有了进展,他整天忙得脚不沾地。有一次黑子半夜里起来喝水,发现对方书房的灯还亮着,他推进门一看,赤司竟是俯在桌子上睡着了,黑子抱不动他,又不忍心叫醒他,只好给他披了件衣服。


不过让黑子觉得惊奇的是,就算赤司忙成这样,每天五点还是雷打不动的惯例晨跑。


黑子不知道那到底是意志力还是习惯使然,但无论从哪方面说,赤司都已经足够优秀,是个值得让人真正打心底去钦佩的人。


由于出于某些男性的自尊,黑子很少当面表现出来就是了。


不过他和赤司同居了将近一年,发现对方的生活真是清汤寡水的可以,然而有时候过度自律,对别...

二律背反(赤黑)——19

第十九章


自那天下完雨后,天气放晴,之后便再也不见雨水,气温骤降,太阳却一直很大。黑子将那盆子持拿回图书馆,半露养起来——白天栓在茶水间的阳台上,晚上拿回办公桌,隔3到5天浇一次水,长势非常快。然而冬季的阳光不可能太充裕,难免有了些徒生的现象。优纪知道后,建议他可以适当少浇点水,毕竟徒生之后就不是太美观了。


就这样,陆陆续续地养了一个多月,时间终于紧赶慢赶地到了十二月份中下旬。


某天早上黑子起床,照着镜子,发现短的扎手的头发总算变长了些,有了点起色。


而过节的气氛也开始浓烈起来,周末黑子和赤司去买生活用品和食材的时候,整个超市都贴满了圣诞老人的贴纸,工作人员们也都带着圣...

二律背反(赤黑)——18

第十八章


黑子和优纪互相商量了很久,最后决定用海螺来做花盆,做成垂钓型的,挂在门上面。


优纪看着他拿着海螺穿洞,突然想到些什么,说:“其实现在有空中盆栽,利用磁悬浮的技术,盆栽可以悬浮约半英寸。”她比了比,“大概那么高。不过感觉大都没手工的好看,而且没心意。”


黑子刚想接话,这时小野田“哗——”地拉开阳台的门,探进头来,语音有些咬牙切齿:“优纪,你小内侄女来......”


话音刚落,一个咋咋呼呼的人影猛地冲了进来,挤开了小野田,兴奋地大叫:“姑姑姑姑!”


黑子循着声音看过去,只见一个穿着公主裙,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目光灼灼地站在阳台的门口,怀里还抱着一个穿着红色礼服...

二律背反(赤黑)——17

第十七章


黑子在第二天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自作自受。


因为答应了晨跑,赤司五点钟把他从床上硬拉起来,按着他去洗漱,等他恍恍惚惚地套完衣服,赫然发现人已经在公寓附近公园的外环上了。


赤司看着他因为睡眠不足而意外蠢萌的样子笑了起来,“你的头发还是和以前一样,”他伸手摸了摸黑子头顶上翘起来的头发,“还是弄不平。”


“所以只能每天洗头了。”黑子朝手掌心呼了口气,使劲搓搓了冻僵的手指,“好冷。”


赤司道:“冬天快到了。”


话虽然这么说着,黑子却愣是没在赤司身上找到被冷到的痕迹,这不禁有点打击到了他身为男性的尊严。


“站着会更冷,”赤司像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,“跑吧。”

二律背反(赤黑)——16

第十六章


清晨八点整。


黑子周身带着秋日早上瑟人的寒意,准时推开了图书馆值班室的大门。沿路走过去,早到办公室的同事大都精神不济地趴在桌上小憩,高桥看他进来,便打了个招呼,他点点头算是回应。


水曜日无非又是最忙碌的一天了,黑子挂了外套,换上工作服,接着洗了洗杯子,准备去茶水间接杯热水暖暖手。走到一半,想了想,又绕回值班桌上拿了包挂耳咖啡放了进去。


倒也不是他困,主要是咖啡放着有些时间了,再不喝怕是要过期了。这咖啡还是他和小野田同居的时候,看见超市打折,在小野田的怂恿下买的。他作息一向挺好的,很少有需要喝咖啡的时候,而且他并不太喜欢苦味的东西,除了开封的时候喝了一包,基本没...

二律背反(赤黑)——15

第十五章


黑子剪完头发后立即去附近的百货商场买了一顶棒球帽,青峰哈哈大笑,“头发剪得挺好看的,不用遮。”


黑子一边戴帽子一边说:“请不要开玩笑了。”


“就当是让义工剃了呗,”青峰大概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揉着眼睛拍拍他的肩,“免费的剃成这样不错啦。”


黑子没回答,只觉得十分郁卒。本来本意是想修一下刘海而已,谁知替他剪头发的理发师大概还是个学徒,一个大意,便把后脑勺剃秃了一块,最后没办法补救,索性整个头都和青峰一样,剃平了。


老板和店员最后道了歉,并且全额免费。


然而自从出生,长了头发以来为止,黑子就没有露出过额头,此刻没了刘海,竟然有种活脱脱被扒光了在太阳底下...

© 流年不爱说话 | Powered by LOFTER